窝囊,茅山神算师的攻心战,谁能救下一个执意求骗的人?

  • 日期:08-04
  • 点击:(695)

兴发娱乐老虎机游戏

  朋友超级迷信,生活里凡是能接触得到的封建迷信活动只要他知道了,就一定要掺和上一腿,比如请师傅挂个牌匾看个风水、柜台应该向着那个方向;或者是扎香山开财运;过年了要聚财,取百元大钞包在红布里缝到腰带上,数字要符合三六九的吉利说法,年底取出来换新的,但必须得是师傅亲自动手,当然了,师傅是不会白帮忙的,每次去都是价格不菲但朋友却乐此不疲并奉为人生成功的金科玉律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425973143.jpg

  前两年的初冬时分我们一起去南京那边旅行访友,突然就心血来潮一定要去茅山拜上一拜,此时我病体初愈本无心它顾,但久闻茅山的大名也是心向往之,经不住他一翻撺掇,两个人背上包就上了镇江的火车。

  一路颠来倒去到了句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朋友表哥的一场接风宴让我见识了句容人的酒量和豪爽,真跟喝凉水一般的往下灌,七个人硬是喝了十二斤的白酒,再拿啤酒回回首。朋友酒量本来就小,140斤的体重我硬生生的把他背到酒店楼上,已是完全不省人事了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424403226.jpg

裂缝,再向前边望去路边摔着一只大尾翎野鸡,已是口鼻流血脖子扭曲着眼见是没了活路。表哥笑着说也不知道是赚了还是赔了,这一根保险杠可也不便宜呢,晚上就吃它了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520274037.jpg

  有了前车之鉴,后半程的车速慢了许多,上午九点多时,我们终于到了茅山脚下的售票处,大楼盖的蛮漂亮的,停车场也很大,表哥停好车拦着我们自己跑去售票大厅买了票,又把我们一路送到景交车停车场,这才回去车里等我们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541594005.jpg

  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根本不需要坐景交车,本来也没多远,只是现在的人们都比较懒了不喜欢爬山,全程也不过就十来分钟车程就到了山顶,迎着早晨的朝阳我们在大门处拍了几张照片,照片有些逆光,而且此时小病初愈的我还是十分憔悴,照的十分难看,索性把人物都模糊处理掉好了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593959249.jpg

  怀着兴奋的心情我们沿路而上,进了大牌坊就是万福宫的正门,门前台阶下左方立有一块石碑,上刻四个大字:茅山道院,正门上方写着敕赐九宵万福宫几个红色的大字,两只石狮子相对而立守卫着大门,此时初升的阳光正盛,直映的这红墙黑瓦隐隐有几分超然物外的飘逸气息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599325369.jpg

  拾阶而上进入正门,朋友心有所求哪里还顾得什么风景,神也不拜了,香也不烧了,按表哥的指点扯着我直奔最后边那一进院子,恰好见一中年男子站在门口抽烟,看见我们立刻迎了上来,“兄弟是要算命吧,在下慧圣,我就说今天的喜鹊叫的响,原来一下来了两位贵人,真是幸会幸会。”眼见着朋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,他已是心中了然,不由分说的拉住朋友就往里边走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619356713.jpg

  进了厅堂两边全是小隔间,每间屋里都坐着一位“大师”在等生意上门,我们随着他进了其中一个很小的屋子,六七平米的样子,正对着门摆了一张办公桌,朋友依人言坐在了他的对面,我则坐在了一边,那慧圣先是问了名字,又问了从哪里来等问题,朋友一一据实回答,然后突然歪着头问我:“兄弟也不说话,但是既然来了就是缘份到了,你也算一算吧,隔壁就有一位师傅,你可以去找他。”我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就不算了,我陪他来的,你给他算就好。”慧圣一听这话明显就不高兴了,说:“既然这样你去外边等着吧,算命的时候外人不能在场。”

  得,人家下了逐客令了,我只好起身来到门外,也好,懒得听他胡言乱语,刚好看看风景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674756957.jpg

  在外边游逛了半个多小时见他们还没有出来,我便有点不耐烦了,又进了那小隔间,慧圣正在满嘴白沫的滔滔不绝,见我进来立刻端杯喝了口水不说了,朋友已经是云山雾罩两眼放光,见他不说了立刻催促着:“继续继续啊,还有呢?”

  我立刻打断他:“时间差不多了,该走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,就来就来。”

  “你先出去等会儿,我和这位兄弟还有最后几句话就说完了。”慧圣不动声色的放下杯子,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687033576.jpg

  我无奈只好又走了出来,但留了个心思,生怕朋友被坑的惨了,便安静的站在门外,就听那慧圣片刻功夫已经扯到了周文王身上去了,什么庄周梦蝶之类的更是信手拈来,在他的嘴里朋友就是那化身的蝶,这一世一定是有大福报的等等,直听的我是目瞪口呆顿感这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,后来实在是忍不了了便在门在敲了几下,“快点,时间不早了。”“好好好,这就出来,这就出来,师傅,您看,这得给您多少卦资合适啊?”我一听这话就知道要坏,立刻拉门就进去了,慧圣立刻接话说:“我们这的规矩全是凭一个缘份,看您的心意,心意到了就什么都到了,心意不到就什么都不到。”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711541467.jpg

  我去,我一听这话,这是要玩儿死人的感觉啊,这不直接打在朋友的七寸上了么?但不等我接话,慧圣又接着说:“但是光凭缘份也不挺合适的,好多顾客一给就是几千几万的给,咱也不能收那么多呀,收多了神灵也是要怪罪的,”然后装模作样的拜了一下,“咱道家讲究一个三六九的吉利,所以咱几个师傅一商量,就定了个399起步,上边699、999、1999、3999,最高就是3999了,一般的顾客都是怀着一颗诚心而来,所以大多都是3999,您看着意思一下吧。”

  我就服了,真敢要啊,3999够我坐一回大邮轮的了好不?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422550068.jpg

  我飞快的一把按住朋友刚掏出来的钱包,这家伙平时做生意绝对是个高手,这辈子唯独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智商立刻就是负数,但有一点好处,就是出门在外从来都是听我的,只要我提出意见从来不反驳,我抢过钱包从里边掏出四百块来丢在慧圣的面前说:“师傅笑纳,我们出门在外带的钱并不多,一点小意思不用找了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

  慧圣狠狠的把杯子敦在桌子上,冷哼了一声极为不善的看着我,我也无惧他回瞪了他一眼,朋友站起来拿回钱包,此时脑子应该也是有回路了,从钱包里扯了一打就往外就拿,我立刻在他手上打了一下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慧圣又冷哼了一声,我转过头去也是冷冷的看着他,朋友只好无奈的又放了回去,见我和那大师斗鸡一样对着眼儿,就又拿出了三百块来恭敬的放在慧圣的面前,“谢谢大师了,我留下了您的名片,以后有机会去我们那里提前通知我,谢谢您了。”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41563917861512520814.jpg

  从万福宫出来朋友就疯了,是的,发疯了,兴奋的猴子一样上窜下跳,如果不是他还记得把慧圣的电话号码存到手机里,我真的以为他脑子被那家伙忽悠出了问题。

  事情到这里还没完,各人都有各人的日子,我们俩也不可能天天泡在一起,回来一个多月以后,朋友突然给我打电话,快来某某饭店来,大师来了,我脑子转了好几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大师,他立刻说,“是慧圣大师来了,快过来。”

  我吓了一跳,“我在天津呢,你吃了饭不许放他走,等我回去!”

  可我还是回来晚了,估计那厮也不想见到我生怕我坏了他的好事,以前欠人家的朋友这次算是还了个干净,还搭上了往返的机票。真是逮着一个人坑到底啊。

  个人原创,下一篇推出《沙坡头》,您的关注是我创作下去的动力,愿和您共同交流旅行信息,感谢您的支持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