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杰律师:我说本案驳回起诉适用法律错误,法官说我咬文嚼字

  • 日期:08-19
  • 点击:(1892)

兴发娱乐在线手机版

时事和法律2天前我想分享

据蒋杰介绍,法官判断事实错误尚不清楚;法官因不理解法律原则而适用法律错误;法官没有服从法院的判决,也没有遵纪守法。

image.php?url=0MrAJiqzBc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

《再审申请书》说法官发现了事实错误;他不理解驳回起诉和驳回诉讼之间的区别;并且不遵守法院的有效裁决。

再审申请

再审申请人(一审原告,二审上诉人):WZYY,女,汉族,出生于2002 *月*,居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.

法定代表人:WYJ,男,汉族,1960年出生*月*,WZYY之父。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.

代理人:蒋杰,北京江杰律师事务所律师。电话:

被申请人(一审被告,二审被上诉人):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人民政府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南浔路附近

法定代表人:齐宝良,职务:乡镇负责人。电话:

一,二审第三人:北京六合天地房地产有限公司

地址:北京翠格庄乡马泉营村湘江北路6号

法定代表人:魏宇兴,职务:执行董事。电话:

再审申请人WZYY和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人民政府(以下简称“崔格庄乡政府”)和原北京六合天地房地产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六合天地公司”)的第三方“)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”朝阳法院“)于2018年11月19日(2018年)北京市民政大学民事裁定(以下简称”民事裁定“)不确认房屋拆迁和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件。作为“一审判决”),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第三中级人民法院”)提起上诉,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(2018)北京03闽侯于2018年12月14日(以下简称“二审”裁定“)驳回上诉并维持原裁决。再审申请人拒绝d接受二审判决并提出再审申请。

再审原因:

原判决确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;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。

再审请求:

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(2018)北京03闽侯的民事裁定被撤销;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(2018年)北京市民政局民政法院民政法院撤销了民政裁决,并责令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。

事实和理由:

原始审判中确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事实是错误的,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。

首先驳回申请人再审申诉的理由是“退休和退休人员尚未就退休补偿达成补偿安置协议,民事诉讼在人民法院提起补偿安置。争议,人民法院不予受理。“解雇诉讼的基本事实尚未确定。

1.原判(一审)认定“撤退和退休人员没有达到赔偿要求”

补偿和安置协议,并发现事实是错误的。

原审判混淆了“被退休”和“原告”或故意偷走这一概念。 “退休人员”不等于“原告”这是北京市朝阳区法院(2018年)北京0105民初的民事裁定。

“退休人员”不是法律规定的概念,而是由《崔各庄乡城乡一体化建设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定义的概念(以下称为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)。

(1)退休人员是集体土地证上所述的土地使用权人。

第3款规定,“本办法所称人员是在腾出的《集体土地建设使用证》范围内使用乡政府和村委会颁发的有效土地使用权证的权利。“/p>

可以看出,户籍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土地使用权人是已经退休的人。并非所有家庭成员都被腾空。

(2)WYJ是WYJ家族土地使用证的土地使用权人(包括WYJ的妻子王念荣和女儿WZYY)。

(3)WYJ是根据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退休的人。

(4)每个家庭/每个土地使用权证书下只有一个人,而不是每个家庭成员都被腾空。

(5)只有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定义的退休人员才能与退休人员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。其他家庭成员不是合同的主体。

二审判决(理由)“WZYY的父母与崔格庄乡政府签订了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错误。

如上所述,只有WZYY的父亲WYJ,WZYY的母亲,与Cuigezhuang乡镇办事处签订了协议,并没有与Cuigezhuang乡镇办事处签署任何协议。她只是WYJ签署赔偿合同的补偿人口之一。补偿人口只是合同内容之一,是计算补偿的依据。补偿人口不是独立的合同实体。

因此,二审发现“案件的实质属于确认人口资格但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”的原因是错误的。

“人口资格认定”不是行政行为,而是在确定移民补偿合同签订过程中的补偿金额时,根据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确定补偿人口的过程。这是民事合同法。

没有法律规定“承认人口资格”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。

(六)已退休的WYJ和退休人员就逃税补偿达成了补偿安置协议。

2010年5月7日,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拆迁办公室由WYJ重新签署并授权撤退。 (以下简称“崔格庄乡拆迁办”)签字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]。

总之,在这种情况下退休的权利是使用集体土地的权利是WYJ,而不是重审申请人(一审原告,二审上诉人)。退休人员和已经退休的人已经签署了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,原审判发现“退休和退休人员尚未达成补偿安置协议”对空出撤退的补偿错误

其次,原判决驳回了诉讼并适用了错误的法律。

(1)房屋拆迁和安置补偿合同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的范围。

《民事案件案由规定》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存在争议。因此,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的范围。

拒绝适用法律是错误的。

(2)原判决混淆了驳回诉讼与驳回诉讼请求之间的区别。

当事人诉讼的法律关系属于民事法律关系(纠纷)。如果证据不足,诉讼请求只能被拒绝。只有当事人诉讼的法律关系不属于民事法律关系(争议),才能驳回起诉。这是基本的法律知识。

3.以WZYY名义提起诉讼的依据是朝阳法院(2018)北京0105号,即中华民国初期的第号有效裁决。最初的裁决驳回了重审申请人的诉讼,并与先前的裁决相矛盾。

在此诉讼之前,我们曾经起诉WYJ作为原告,因为WYJ是合同的主体。朝阳区法院温榆河法院的乔红星法官认为,WYJ不是合格的原告,应由WZYY本人起诉。并动员WYJ撤回诉讼,如果不撤诉,它将拒绝诉讼。

我们认为WYJ是由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定义的“被驱逐的人”,并且实际上与被驱逐的人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签约,后者是合格的原告。

鉴于乔红星法官对我们的解释,如果我们不撤回诉讼,我们将决定驳回诉讼。 ,拟议的安置区是WYJ的女儿。检察机关是一名公民,法人和其他直接对该案件感兴趣的组织,因此拒绝了WYJ的起诉。 [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(2018年)北京0105中华民国初年第号裁定详情]

根据朝阳区法院的有效裁决,我们向上诉人WZYY(WYJ)提起诉讼,朝阳法院驳回了诉讼,理由是没有签署安置补偿协议。法院的这种相互冲突的裁决基本上剥夺了当事人的上诉权。

件,敦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纠正错误的裁决。

此致

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

再审申请人:WZYY

法定代表人:WYJ

2019年6月10日

《时事与法律》关注时事法治信息,解读热点法律问题。《时事与法律》是一个跨平台的媒体号码,可以在所有主要新闻平台和客户端上订阅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的版权归作者所有。如需商业转载,请联系作者进行授权。非商业转载必须保持本文档的完整性:不能删除作者的签名信息和媒体编号信息。最近,我们发现网站,律师转载了我们的文章,噱头,删除了作者信息,甚至在他们自己的个人网站或网页上行动,使公众和读者误以为他们是文章的作者。侵权,《时事与法律》强烈谴责,我们保留追究的权利。

收集报告投诉

据蒋杰介绍,法官判断事实错误尚不清楚;法官因不理解法律原则而适用法律错误;法官没有服从法院的判决,也没有遵纪守法。

image.php?url=0MrAJiqzBc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

《再审申请书》说法官发现了事实错误;他不理解驳回起诉和驳回诉讼之间的区别;并且不遵守法院的有效裁决。

再审申请

再审申请人(一审原告,二审上诉人):WZYY,女,汉族,出生于2002 *月*,居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.

法定代表人:WYJ,男,汉族,1960年出生*月*,WZYY之父。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.

代理人:蒋杰,北京江杰律师事务所律师。电话:

被申请人(一审被告,二审被上诉人):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人民政府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南浔路附近

法定代表人:齐宝良,职务:乡镇负责人。电话:

一,二审第三人:北京六合天地房地产有限公司

地址:北京翠格庄乡马泉营村湘江北路6号

法定代表人:魏宇兴,职务:执行董事。电话:

再审申请人WZYY和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人民政府(以下简称“崔格庄乡政府”)和原北京六合天地房地产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六合天地公司”)的第三方“)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”朝阳法院“)于2018年11月19日(2018年)北京市民政大学民事裁定(以下简称”民事裁定“)不确认房屋拆迁和安置补偿合同纠纷案件。作为“一审判决”),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第三中级人民法院”)提起上诉,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(2018)北京03闽侯于2018年12月14日(以下简称“二审”裁定“)驳回上诉并维持原裁决。再审申请人拒绝d接受二审判决并提出再审申请。

再审原因:

原判决确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;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。

再审请求:

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(2018)北京03闽侯的民事裁定被撤销;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(2018年)北京市民政局民政法院民政法院撤销了民政裁决,并责令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。

事实和理由:

原始审判中确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事实是错误的,适用的法律是错误的。

首先驳回申请人再审申诉的理由是“退休和退休人员尚未就退休补偿达成补偿安置协议,民事诉讼在人民法院提起补偿安置。争议,人民法院不予受理。“解雇诉讼的基本事实尚未确定。

1.原判(一审)认定“撤退和退休人员没有达到赔偿要求”

补偿和安置协议,并发现事实是错误的。

原审判混淆了“被退休”和“原告”或故意偷走这一概念。 “退休人员”不等于“原告”这是北京市朝阳区法院(2018年)北京0105民初的民事裁定。

“退休人员”不是法律规定的概念,而是由《崔各庄乡城乡一体化建设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定义的概念(以下称为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)。

(1)退休人员是集体土地证上所述的土地使用权人。

第3款规定,“本办法所称人员是在腾出的《集体土地建设使用证》范围内使用乡政府和村委会颁发的有效土地使用权证的权利。“/p>

可以看出,户籍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的土地使用权人是已经退休的人。并非所有家庭成员都被腾空。

(2)WYJ是WYJ家族土地使用证的土地使用权人(包括WYJ的妻子王念荣和女儿WZYY)。

(3)WYJ是根据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退休的人。

(4)每个家庭/每个土地使用权证书下只有一个人,而不是每个家庭成员都被腾空。

(5)只有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定义的退休人员才能与退休人员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。其他家庭成员不是合同的主体。

二审判决(理由)“WZYY的父母与崔格庄乡政府签订了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错误。

如上所述,只有WZYY的父亲WYJ,WZYY的母亲,与Cuigezhuang乡镇办事处签订了协议,并没有与Cuigezhuang乡镇办事处签署任何协议。她只是WYJ签署赔偿合同的补偿人口之一。补偿人口只是合同内容之一,是计算补偿的依据。补偿人口不是独立的合同实体。

因此,二审发现“案件的实质属于确认人口资格但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”的原因是错误的。

“人口资格认定”不是行政行为,而是在确定移民补偿合同签订过程中的补偿金额时,根据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确定补偿人口的过程。这是民事合同法。

没有法律规定“承认人口资格”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。

(六)已退休的WYJ和退休人员就逃税补偿达成了补偿安置协议。

2010年5月7日,北京市朝阳区翠格庄乡拆迁办公室由WYJ重新签署并授权撤退。 (以下简称“崔格庄乡拆迁办”)签字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]。

总之,在这种情况下退休的权利是使用集体土地的权利是WYJ,而不是重审申请人(一审原告,二审上诉人)。退休人员和已经退休的人已经签署了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,原审判发现“退休和退休人员尚未达成补偿安置协议”对空出撤退的补偿错误

其次,原判决驳回了诉讼并适用了错误的法律。

(1)房屋拆迁和安置补偿合同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的范围。

《民事案件案由规定》房屋拆迁补偿合同存在争议。因此,房屋拆迁补偿合同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的范围。

第4款中的诉讼驳回。

(2)原判决混淆了驳回诉讼与驳回诉讼之间的区别。

与当事人的法律关系是民事法律关系(争议),证据不足以驳回诉讼请求。如果与该党的法律关系不是民事法律关系(争议),则只能驳回起诉书。这是基本的法律常识。

三,以WZYY名义提起的案件是根据朝阳法院(2018)北京市0105民初的指导原则,原判决驳回了再审申诉和以前的裁决矛盾。

在本案诉讼之前,我们使用WYJ作为原告起诉,因为WYJ是合同的主体。朝阳区法院法院文玉鹤,洪红星法官认为,WYJ不是原告,应由WZYY自己起诉。并动员WYJ撤回诉讼,如果你不撤回诉讼,你必须驳回诉讼。

我们认为WYJ是由《住宅房屋腾退补偿办法》定义的“被拒绝的人”,并且实际上与退休的《房屋搬迁腾退补偿协议书(定向)》签约,后者是合格的原告。

,第一项“原告是公民,法人和其他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组织”,拟议的安置区是WYJ的女儿,驳回了WYJ的诉讼。 [见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(2018)北京0105民初裁定]

根据朝阳区法院的有效裁决,我们向上诉人WZYY(WYJ)提起诉讼,朝阳法院驳回了诉讼,理由是没有签署安置补偿协议。法院的这种相互冲突的裁决基本上剥夺了当事人的上诉权。

件,敦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纠正错误的裁决。

此致

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

再审申请人:WZYY

法定代表人:WYJ

2019年6月10日

《时事与法律》关注时事法治信息,解读热点法律问题。《时事与法律》是一个跨平台的媒体号码,可以在所有主要新闻平台和客户端上订阅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的版权归作者所有。如需商业转载,请联系作者进行授权。非商业转载必须保持本文档的完整性:不能删除作者的签名信息和媒体编号信息。最近,我们发现网站,律师转载了我们的文章,噱头,删除了作者信息,甚至在他们自己的个人网站或网页上行动,使公众和读者误以为他们是文章的作者。侵权,《时事与法律》强烈谴责,我们保留追究的权利。